Within Temptation

【锤基】我看见了光/I've Seen the Light(NC-17)

烟熏大鲨鱼:

“他曾沾沾自喜地觉得,五千年的生命足够让他统治和支配一切,可直到临死前他才明白过来,此生最大的奢侈并不是漫长的生命,也不是无边的神力,不是被拯救成神又将人拯救,而是曾有幸窥见了一道不灭的,贯穿他整个生命的光。”


警告:基于MCU/很微量的NC-17/幼年锤基一点点/妄想复联3&4/乱来的神学和科学


基妹主视角,继续走心走肾一发完。算是《蓝弟弟》和《他回到阿斯加德》的衍生和总结,三篇连在一起看风味更佳。


仍然是甜的。 @40mKNIFE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
Thor的红斗篷从Loki手里滑落。


那年Loki七岁,眼睁睁地看着Thor和他的朋友们走得头也不回,生来第一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。一条毒蛇从此盘进他心里,分分秒秒缠得他喘不过气。神在他这个年纪,善恶是非仍都是刚萌芽的种子,探着小脑袋好奇地观望生长的方向,生机勃勃地等着一捧清泉和一缕阳光。可他甚至还不懂什么是罪,什么是恶,就先被嫉妒的毒刺得遍体鳞伤了。


“为什么Thor丢下我了?”他跑到Frigga的寝宫,哭着问他母亲。“为什么他不再愿意跟我玩了?”


“他并不是丢下你了,Loki。”仙后弯下腰,替他擦去眼泪。“人都要长大,神也是如此。有些神选择向外生长,有些神选择从自己的内心汲取力量,你的选择,决定了你能成为什么样的神。”


“那我会成为什么样的神?”Loki懵懵懂懂地问。“会成为比Thor更聪明,更强大的神吗?”


“这我无法告诉你,孩子。”Frigga回答。“但如果你们两个并肩而战,纵使九界最邪恶的敌人也必定无法击败你们。”




2.


Loki开始向Frigga学习法术。他学得很快,几个月之后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把自己变成一只小兔子,这样他就可以藏在猎场旁边的草丛里,偷看Thor和他的朋友们赛马打猎。


以前他从未见过Thor这么快乐的模样。他哥哥身着银色铠甲和血红披风,像一团大笑着穿梭在绿草中的火焰,他手里的剑划破空气,身上的布料猎猎作响。他看起来就是太阳本身。


他想起Thor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脸上总是有点犯愁的。那也难怪,谁叫他总爱用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和要求,折磨他可怜的,脑子不大灵光的哥哥。可他喜欢看Thor为他犯愁,为他郁闷,为他的无理要求大发脾气。那总让他心生得意:他小脑瓜的发育程度,早已远远把这个傻大个子甩在后面了。


人人都知道他比Thor聪明,所以,即便他们之中早晚有一个人要先站出来说,“我有了新朋友,不再需要你的陪伴了”,那也应该是他,不会是Thor。


阳光在Thor身上停留得太持久又太炫目,最终他的盔甲晃到了Loki的眼睛。当Loki又能看清东西的时候,Thor的剑抵在他的喉咙上。


“Loki!”Thor被他吓到了,但转瞬间就怒不可遏。他摔了手里的剑,粗暴地把Loki从地上拎起来。“你这个傻瓜——你吓了我一跳!我差一点就杀了你!”


“你杀不死我。”Loki淡淡地说。“就凭你这个傻大个儿,还杀不死我。”


“为什么要躲在那儿偷看呢,Loki?”Sif迷惑地问。“如果你想加入我们,为什么不直接告诉Thor?”


Loki没立刻回答。他移动眼珠,扫视着站在他哥哥身边的人。他们一个个可真是高大啊。总有一天,Thor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甚至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更加英俊,更加强壮,更加不可战胜,他是阿斯加德的王储,他有这样的血统,亦有这样的资格。


“……因为我不想。”


Loki模糊地笑了一下,用绿色的烟雾遮掩自己,化身成一条小蛇,钻进草丛爬走了。




3.


Thor捂着流血的肚子向Frigga告状。


“Loki用小刀捅我,妈妈。”他伤心地控诉道。“他变成了一条蛇,骗我把他抱起来,捅了我一刀就跑走了。”


Frigga挥挥手,用一个咒语治好了他的肚子,问道:“是你做了什么令他难过的事吗?”


“我没有。”Thor委屈地回答。“我都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,他总是躲着我。”


仙后理了理他乱蓬蓬的金发:“下次你去找Sif他们玩的时候,”她说,“记得带上Loki。”


“可是,妈妈,他又不会使剑——”


“那就教给他。”Frigga打断。“你是他哥哥。”


Thor沮丧地耷拉着脑袋:“他也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玩。”


“你没有试过邀请他,怎么知道他不愿意?”


“Sif问过他,他说他不想。”


“你自己问过他吗?”


Thor摇头。


“下一次,你自己去问他。”


“可我一点都不希望他有新的朋友,妈妈。他那么聪明,那么会说话,那么讨人喜欢,肯定每个人都会享受他的陪伴,等到那时候,就不会有人再想要跟我一起玩了。”Thor低头嘟哝着,“他有我陪着就够了。”


“但你并不是只有他就够了,不是吗,Thor?”




4.


几百年转瞬而过,Loki不再是个孩子了,至少他自己不再这么认为。


他理解了善恶,就像他理解如何把清水变成美酒。Thor那些奢靡无趣的酒宴让他厌烦,他避开那些场合,换取阅读和学习的时间。他读过阿斯加德大部分的藏书,好的,坏的,美的,恶的,世间万物的分门别类在他脑子里样样都像咒语一般清晰,有理可循。


然而,咒语本身是没有正邪界线的,一如在他那里同样模糊不清的善恶观念,一如宇宙最初的样子,那时天地间还是一片混沌,哪儿都没有光明。




5.


Thor怒气冲冲地跨进Loki的房间。Loki还在赖床的模样往他的怒火上添了把柴,他大步流星走过去扯开窗帘,阳光倾泻进来,把Loki弄醒了。


“是你割掉了Sif的头发?”他哥哥喘着粗气兴师问罪,蓝眼睛里燃着火。


“这么快就发现了?”Loki翻了个身,阳光刺眼,他捂住自己的眼睛。“可真出乎我的意料,我以为你至少还得过个半天才知道是我呢,显然是Sif毫无保留地把真相都告诉你了。”


“你这是在报复我吗,Loki?”Thor愠怒又无奈地盯着他。他在Loki的房间里焦躁地兜着圈子,最后充满侵略性地坐在了床上。“我有了朋友,有了自己的生活,有了中意的女孩,你就要这样报复我吗?”


“这哪里谈得上报复呢,亲爱的哥哥。”Loki眨眨眼睛。“我当然为你高兴了。至于Sif——只是个小恶作剧,无伤大雅。”


“无伤大雅!”Thor恼怒地重复。他的嗓音轰隆隆的,震得Loki脑袋疼。“你管这叫无伤大雅?Sif哭了整整一个早上,现在仙宫上下全都知道这件事了,父亲也知道了,他气得很,你一定会因此受罚的——”


“现在听起来,倒像是你担心我要受罚了。”Loki笑嘻嘻地伸手刮了一下Thor的鼻尖,Thor扭成一团的表情瞬间塌了一半。“我当然会补偿她的,哥哥,只要你希望。我会去矮人国找那里的矮人,让他们用纯金为她打造一头秀发,这样一来,你喜欢的女孩儿将会拥有九界最迷人的头发——你会为此高兴吗?”


“如果你能做到的话,”Thor闷声回答。“我当然高兴。”


“没有什么比你的高兴更能让我高兴了,哥哥。”Loki撑起身体,在Thor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敷衍的吻。“现在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能帮我把窗帘拉上吗——我讨厌光。”




6.


瞧,有时候就连他自己也分不清,他对Thor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里,究竟有多少是真的,又有多少是虚情假意的——反正这个傻大个儿,对他的话永远都是照单全收。甚至Loki自己都有点腻烦这假惺惺的表象了,Thor也总是对他点头,一言不吭地信以为真,笨得像个个头硕大的小婴儿。


几百年来他好像一直都是这么傻乎乎的,傻乎乎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傻乎乎地成为整个阿斯加德喜爱崇拜的对象,傻乎乎地成为了王储,傻乎乎地离王座只有一步之遥。


而在几百年前呢,那时候的Thor,没有Sif,没有Volstagg他们这些伙伴,除了和Loki共享的父亲和母亲,他什么都没有,只是个愚蠢而懵懂的小孩,跌跌撞撞地生长。那时的他们是彼此的全世界,就像Frigga花园里的两棵神树,他们被种下时靠得太近了,从此连根到叶都紧紧纠缠着长在一起,直到时间尽头。


后来他们不得不长大,伴随着骨节生长痛的是背道而驰,他曾试图挽留过Thor一次,结果两手空空,Thor径直穿过他身侧的空气,红色斗篷从他指尖滑过,他哥哥坚定的目光直视前方,片刻也不曾落在他身上。


他们终究是无法被平等相待的——这个事实曾经狠狠刺痛过他,翻搅他的心脏,蚕食他的血肉,但刺着刺着数百年,作为一个生来就该不惧折磨的神,他也没什么感觉了。这就像是谎言和欺骗,骗着骗着就成了习惯,甚至诡计得逞的瞬间,他还相当乐在其中。


多年来真正令他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的,并不是Thor如此光辉灿烂,衬得他自己就像是一块剥不掉洗不净的肮脏影子,而是Thor每每像个傻蛋一样相信他的时候,事实都在刺痛他:阿斯加德有无数心甘情愿倒在Thor个人魅力之下的蠢货,他自己正是其中陷得最惨的一个。




7.


Loki选择放开手,从彩虹桥上掉下去,消失在了宇宙里。


“你就是在报复我。”


很多很多年以后,Thor这样评价他当年的行为。那时候半个北美大陆都陷进了海里,他们搬到俄罗斯,在那儿盖了一栋可爱的灰色石头房子,还养了两条大狼犬,一条金色的,一条黑色的,“你狠不下心来报复父亲,所以你就一时冲动,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,巴不得我为你难过得要命,仗也打不下去,那样你就高兴了,是不是?”


“可不是嘛。”Loki大笑着,阳光洒在他身上。他抱起那条被他故意变成金毛又起了个名字叫Thor的大狗,狠狠亲了一口。


 


8.


他在一片黑暗中和Thor重逢。


那是一片真正的黑暗,既没有维度,也没有声音。他看不见自己的手和脚,仿佛被黑暗死死捆住了,直到一道光照进来,僵硬的肌肉才又能勉强动弹。光芒扭曲着空间,最后变成了Thor站在他对面,他手里拎着Mjölnir,一如他们分开时的样子。


“弟弟,”Thor叫他。“你在哪儿呢?”


他在哪儿呢?Loki想了半天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。他的时间维度和从前迥然不同了,他所经历的一切,在阿斯加德可能不过是几年安稳的和平时光,但他身上却仿佛已被打上了千百年的烙印,甚至比他和Thor共度的生命更长。他掉进了宇宙,在这个大得不像话的空间里流浪,他走过数不清的星球,有的寸草不生,有的水土丰茂,有的永夜,有的永昼,有的山脉多,有的全是水。它们唯一的共通点,就是都能让他比从前更想念阿斯加德。


“我不知道。”Loki平静地回答,心跳却隆隆作响。“你关心吗?”


他面前的Thor沉默了。


“我真是读不懂你,Loki。”那个Thor对他说。“我好像从来就没懂过你。有时我以为你是个满口谎话的小骗子,对你置之不理,结果就那样错过了你得来不易的几句真话;有时我以为总算可以相信你一次了,但你又没有一个字是真心的,反倒是我将真心给出去,被你击得粉碎。我想不明白,Loki,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
“我想要什么?”Loki冷笑着重复。“事到如今,你竟然还敢问我想要什么。你还记得我们五岁的时候吗?那时候多好啊,只有你和我,好像我们就是整个宇宙。可后来呢?你越走越远,Odin拉着你,走到他身边,走到只有光明的地方,而我被你们所有人留在原地,像个霜巨人一样注定湮灭在永夜的星球。我年幼无知的时候,想过要你的陪伴,想过要跟你平等的待遇,想过要我天赋的权利,想过要证明自己和你一样强大,可是现在我只剩下黑暗了,我还能想要什么吗?我想像现在这样,在宇宙中打发余生——现在,你还问我想要什么?”


“你总是这样,弟弟。”Thor叹气。他动摇了,身影也开始摇曳了。“你从来不肯告诉我——”


他周身的光越来越淡,声音也弱下去,Loki几乎要听不清,看不见他了。


那一刻他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手足无措,连忙朝那道光伸出了手。他已经在宇宙中忍受了太多年,孤独像黑暗一样几乎吞噬了他,他早就厌倦了,恨透了,受够了独自一人,再也不想孤零零地在这儿漂泊了。


他还差那么一点就要碰到Thor,就要碰到他的光——


他伸出的手突然化作黑暗铸成的利刃。黑色的刀刃穿透Thor的身体,鲜红的血喷溅到他脸上,血淋淋的Thor看着他,霎那之后,那道唯一的光也消失了。


Loki猛地坠回现实。他发现自己躺在地上,后背被碎石头硌得生疼,浑身不住地冒着虚汗,肌肉脱缰似地抽搐发抖,他只能咬紧牙关,才不至于痛得叫出声来。幻境里浑身轻飘飘的感觉固然很好,但他乐意那都是假的,为此他甚至甘愿奉上性命。如果Thor在他面前死了——不,他不会的。


“瞧瞧我们的小傻瓜,还以为这是场美梦呢。”黑暗中一个声音嘲笑着他。“看,如果你办不到——你会生不如死,你爱的人也是一样。”




9.


Loki又做了一个梦。


梦里他穿过丛丛树林走向英灵殿,Frigga微笑着对他招手,邀他同坐在灿金色的果树下。


“我的儿子,”Frigga慈爱地注视着他伤痕累累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。“什么让你如此悲痛?”


“是您,母亲。”Loki抬起头。他的眼睛里盛着太多掉不下来的泪水,Frigga的样子因此变得模糊。“失去您让我悲痛。”


Frigga抚摸他落下自残痕迹的手背,那儿立刻恢复如初:“可我并没有离开你。在你的魔法,你的记忆里,我仍然活着。”


“不。”他握住Frigga温暖的手,亲吻她的掌心,他的眼泪落在那儿,像雨露渗入土壤。“我无法因为这些而得到满足——没有您,我已经一无所有了,母亲。”
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教给你魔法吗,Loki?”


Loki摇头。


“在你七岁的时候,有一次你哭着跑来问我:为什么Thor丢下你了,为什么他不愿意跟你玩了。你从来就不像Thor,他喜欢出去结交朋友,看外面的世界;你却宁可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,离阳光和雨水远远的。你拒绝成长,因为那不安全,不可靠,不确定,甚至会伤害你当下所拥有的一切。


“你一直都是个不容易得到满足的孩子,Loki。我和Odin都清楚这一点,Thor的心里也一定清楚。只是他容易被感情蒙蔽头脑,所以他看上去总是不那么懂你。你不容易满足,却偏又容易受伤,所以我才将魔法传授给你。你的力量之源是你的内心,魔法能使你变得强大,能使你不再进退维艰,使你有勇气前进,抓得住你想要的东西。


“而总有一天,你能够找到你的光。当你找到了,你一定会因此而变得无比强大而温柔。”


“但我总会害死我爱的人,妈妈。”Loki看着他母亲。他流了太多眼泪,眼睛几乎酸痛得睁不开了。“您因我而死。在最可怕的梦里,就连Thor也因我而死。”


“不是那样的,Loki。”Frigga亲吻他的脸颊。“爱你的人,他们从不会觉得自己被你‘害死’了。正因为他们爱你,所以可以为你牺牲一切仍然在所不惜。如果你真正准备好为你爱的人牺牲自己,你一样会心平气和,无所畏惧。”


Loki坐在那儿,靠着墙壁醒来了。


囚室里依旧空无一人,那些被他弄得七零八落的家具,仍是他悲痛着陷入睡眠之前的样子。


走廊尽头忽然传来脚步声——他得赶紧把自己藏好。




10.


Loki没告诉他母亲的是,他早就准备好了。




11.


Thor的红斗篷从Loki手里滑落。


他们逃过了一次诸神黄昏,却没逃过降临在中庭人头上的更大劫难。前所未有的强敌Thanos降临地球,将所有人杀死了一次。


随即天崩地落,世界重启。


“当时我被吓着了——是真的被吓着了。”Thor摸着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茬想了想,“不过现在想想,那感觉有点像是把手表——人类计时的那个玩意——往回拨了一点似的,无伤大雅。”


“真没想到,你也有能把话说得这么吊儿郎当的一天,哥哥。”


“那又是谁的错呢?”Thor亲亲他的头发。




12.


后来他们发现,Thanos根本算不上是最强的敌人。以后的漫长岁月里,他们和一批又一批的新复仇者一起打败过更棘手的强敌,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更惨烈。


邪恶的家伙越来越强,死死伤伤也难免增多。Thor不小心死过好几次,每一次Loki都伤心得要命。可还没等他的那股伤心劲过去,Loki自己又撞上了意外状况死了,而在Loki死后,Thor又得到了新的生命。他们这样循环往复好多次,有一天Loki忽然觉得,那些多年来常常伴随着他的矛盾和纠结,都显得太渺小而又不起眼了。他们有点像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与茱莉叶,死的时机总是不太对,导致他们错过了那么多的好时光。


在这些错过的时光面前,什么继承权,什么宇宙魔方,什么误会,都不过只是小打小闹罢了。


“可是罗密欧与茱莉叶是人类啊。”Thor挑起眉毛看他。“你真会操他们的心吗?”


“怎么,我还以为你比我更爱替人类操心呢,哥哥?”Loki回望他一眼,眉毛挑得比他还夸张。




13.


地球上的板块变迁与极端气候愈演愈烈的时节,他们开始认真考虑起迁居事宜。Thor想过继续留在美洲大陆,毕竟这片土地上沉睡着他在人间最最珍重的朋友们。问题是海平面正在不断升高,Loki又说他不想某天醒来突然发现自己掉进了亚特兰蒂斯,于是他们最后选择搬到最安全的俄罗斯去。那儿有广袤的平原,冷是冷了点,但Loki声称这点冷根本算不得什么,顺带着还嘲笑了他一番,Thor气不过,只好跟着他一起去了。


这些年地球上的人口在锐减,气候愈发恶劣,大陆上的荒地面积也不断扩大。他们找了个有山的地方,因为Thor觉得夜里呼啸的山风有助于他的睡眠。他们用石头盖起一栋小房子,在里面置办了华贵的家具,就像他们还在仙宫时的那种——当然,基本都是靠Loki的魔法。


“你可千万别再随随便便就死了。”Thor打趣道。他自己也很惊讶,时至今日,他竟能拿这种事来打趣了。“否则你的魔法失效,我就没有家了。”


“我不会的,哥哥。”Loki难得温顺地攥住他的手掌回答。


白天他们会打开时空隧道,到世界各地帮助濒临灭绝的人类,Thor为他们寻找食物和水,Loki用魔法替他们搭建栖身之所。原本Loki并不乐意,他觉得这种善心花在一个即将灭绝的种群身上毫无意义,而Thor又一次跟他意见相左。




【后文自主规避,请走AO3:点我


或者图片:点我


或者随缘:点我




他这为所欲为的态度让Loki有点生气,但那也没持续多久。他们做够了,Loki就躺在那儿喘气,眼前是摇曳的炉火,身后是比炉子更热的,他哥哥的胸膛。Thor搂着他,下巴在他的左肩后面蹭来蹭去,唯独偏爱那一小块皮肤,像个得到新玩具爱不释手的小孩。


Loki挪了挪身子,决定在他的皮被蹭破之前弄点新玩意儿吸引他哥哥的注意力。他举起一只手,在Thor眼前挥了挥,莹绿色的小雪花就开始在他指尖上旋转。他用咒语召唤出发光的云,更多的雪花从天花板上落下,拂在他们身上。


“喜欢吗,哥哥?”


Thor看得入迷了。他用手去接那些雪花,晶体在他手上散发出绿色的光芒,久久没有融化。


“喜欢。”他诚实地回答。“它们在发光呢。”


Loki闭上了眼睛。


雪还在下。




14.


他们迎来了长夜之后的清晨。


“雪停了,Loki。”Thor拍拍他的肩膀。“要我把窗帘拉开吗?”


“不用了。”Loki还躺在那儿,他懒得动,只能迷迷糊糊地应声,“我有你了。”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“我说你的金发真讨厌,每次都划得我大腿根疼,如果它再这么疯长下去,我就去弄一把剃刀来,把它们都给剃了。”


“你敢动我的头发试试。”


“你身上没有什么是我不敢动的,我的傻哥哥。”


Thor没理他。他沉默了一会儿,像是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拉开窗帘,然后他放弃了,躺回被子里,胳膊又环到了Loki腰上。


“我想再睡会儿。”Thor抱着他说。“总觉得拉开窗帘就意味着新工作。”


“可能他们早就灭绝了,”Loki不冷不热地说,摸着Thor胳膊上的肌肉线条。“那样你就没有工作了。”


“人类的文明总要结束,Loki。”Thor似乎有点受伤。“我只不过希望他们最后能过得好一点——至少他们的灵魂能记得,孕育了他们的地球还是会有些好事发生。”


“只剩下我们俩该多好。”Loki合着眼睛嘟哝。他不确定自己是睡着了还是醒着,但他确定Thor一直都在那儿。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就成为宇宙中全部的黑暗,这样你就是宇宙中全部的光。”


“怎么突然说这个?”Thor好奇地用胡茬蹭他柔软的后颈。“暂时不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
“你在萨卡的时候,说我从没成长过,伤到了我的自尊心,我当然得证明我自己了。”他转头亲吻他哥哥的鼻尖。“我也是个神,不是毫无责任心的。”


“你可真记仇,”Thor湿润的笑声吹进他的耳朵。“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?”


“哥哥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你知道,只要宇宙还存在,就没什么能把光和暗分开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

15.


那之后几亿年过去,被地球人称为太阳系的天体系统,在时空扭曲中化为尘土。


神明不断涅槃重生,他们每到一个有生命的星球,就参照那里生命体的模样来捏造自己的化身,帮助他们繁衍,从平地上建起文明。神明目睹他们在生命体的记忆里延续,被他们赞美,被他们唾弃,再看着记载神的文明衰落,崩塌,一切回归原点,重新成为宇宙中的粒子。


当整个宇宙中再也没有活着的星球了,光明和黑暗就融为一体。它们成了混沌,陷入休憩,等待几亿年的睡眠,等待新的爆炸,新的繁衍,新的生命,新的神明,新的复兴和灭亡。


而Thor和Loki,不过是这无数宇宙中,无数不可分割的光明和黑暗中,微不足道的一对,就像人之于神般渺小。


当生命还存在时,他们争斗;当生命开始消逝,他们伸出手,背对彼此撑起整个宇宙最后的荣光。就像Loki预言的那样,Loki成为暗,让Thor得以成为光。


生命消逝的瞬间,他们以粒子形态合为一体,Loki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,Odin盛怒之下对他说过的话。


“我们不是神,Loki。”众神之父说。“我们出生,老去,然后死亡。我们和人类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
他曾沾沾自喜地觉得,五千年的生命足够让他统治和支配一切,可直到临死前他才明白过来,此生最大的奢侈并不是漫长的生命,也不是无边的神力,不是被拯救成神又将人拯救,而是曾有幸窥见了一道不灭的,贯穿他整个生命的光。


那一刻他以为自己仍是五千年前那个懵懂的嫩芽,急不可耐地等待第一缕阳光,使他枝繁叶茂,千岁无忧。




16.


“是什么将你引到这里,我的孩子?”


Loki,Odin之子,完成了他身为神明的使命。


他单膝跪在英灵殿下,殿上是他阔别已久的父母,和刚分别不久的兄长。


“我循着我的光而来,母亲。”




END




后记:


这篇算是《他回到阿斯加德》和《蓝弟弟》的一个总结,一个月来对锤基所有的想法,基本都在这三篇里了。三篇文里有很多共通的细节,希望它们合在一起能创造一个不那么完善的,基于原作的平行宇宙根基,好再从此衍生出其他的故事。


这个故事讲述的是,基妹如何从黑暗的地方,走到了有光的地方,找到了他的光,并成为了别人的光。虽然光和暗的概念有点创世纪的味道,和本来北欧神话的概念不太一样,但世界范围内神明开天辟地的核心概念其实差不太多,我想要借以表达的是Loki的顿悟和成长,而如果没有Thor,他将永远无法得到这样的顿悟。


私心来说,最后这样的结局,是我能想到的他们俩最幸福的结局了。最开始是想给他们一个远在复联3&4之后的终极HE,所以才有了这篇。就是没想到最后越写越佛系越伪科学了(……


《蓝弟弟》写了很多锤视角的童年,而这篇的重点放在了数千年后人类灭绝边缘的一段假想生活上。在Thor的过去,他们只有彼此,在Loki的未来,他们仍然是这样。只有这三篇,或者说这两篇放在一起,能够传达出来的讯息才是最圆满,最完整的。


这篇的外部灵感来源有很多:最后一段肉的灵感来源是《12 Strong》里的海哥跟海嫂;关于神学的paro来自北欧神话和旧约创世纪;板块运动的理论来源是av6164041;Loki给Thor变雪花的梗来自《Frozen》……大概就这些,如果有漏下之后再补上。


以后有时间有机会也想写写宇宙大爆炸和神学(?!)角度的锤基……很久没看这方面的书了,先充充电再说,暂时还只能谈恋爱(。


感觉《一步之遥》可以不用写了,这篇基本把那个坑想花大篇幅讲的事都讲完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1650)